图片 1

125亿的身价能捐70亿的曹德旺:个税应3万元起征

“我是贫困出身,对这个阶层非常同情。我没忘记自己的过去,我现在还是站在穷人的立场上讲话。”

2014年两会,福耀玻璃创始人曹德旺接受媒体采访时说:“现在,个税起征点是3500元,我员工的平均收入是6000多元,基本上都要被征收个税,这当然减少了他们的收入。如果按照通货膨胀的比例来算,现在的起征点应该是3万,而不应该是3500元。我是贫困出身,对这个阶层非常同情。我没忘记自己的过去,我现在还是站在穷人的立场上讲话。”

2014年,曹德旺建议将个税起征点定在3万块钱;今年,我国个税起征点拟由每月3500元提高至每月5000元,离三万块还是有不小的差距。

曹德旺的“穷人立场”让很多人动容,如果你了解他的创业经历,你会对这个企业家更加钦佩。

曹德旺创业史

回顾曹德旺的创业史,确实很能体会文章开头所说“我是贫困出身,对这个阶层非常同情。”这句话的含义。

曹家四代为商,曹德旺的父亲曹河仁还曾是上海著名的永安百货股东之一,但后来时局动荡,曹家被迫从上海迁回福州老家,不想一船财产全部沉入大海,只得依靠曹母变卖随身首饰才得以在老家建屋落脚。因为家境贫寒,曹德旺兄妹几人也常常是一天两餐,还是汤汤水水,而曹德旺14岁就辍学去放牛了。

之后,曹德旺倒腾过各种小生意,倒过烟丝,卖过水果,还当过厨师,但他内心深处总有种渴望,“我想出去闯一闯,赚很多钱,不想老了以后像父亲一样把小生意当成人生的归宿。”

22岁的曹德旺变卖了妻子的嫁妆,又借了些钱,在家乡收购白木耳去江西卖。眼看第一桶金就快到手了,但因为无法开具集体证明,曹德旺不仅赔得一无所有,还欠了一堆外债。回到福州,曹德旺把家里能卖的东西全卖掉了,最后只剩下一小间房子。他挨家挨户地解释,向乡亲们承诺,“短了的钱,一定会一分不少地给上”。

为了还债,曹德旺吃了不少苦头,去当苦力修水库,去农场当销售员卖树苗。

曹德旺的确颇有做生意的天赋,不到一年就摸清了销售的窍门,最后整个村子的树苗都是他在卖,不但还清了欠款,短短2年时间,足足赚了6万元。

1983年4月,曹德旺承包了福清高山镇的玻璃厂,这家乡镇小厂年年亏损,当年便扭亏为盈。刚开始,玻璃厂专门生产水表玻璃。

很快,曹德旺发现,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进口汽车大量涌入中国,当时的汽车玻璃基本依赖进口,从日本进口的汽车玻璃一块就高达几千元,成本仅仅一两百元!耿介倔强的曹德旺不服气了,“中国难道只能依赖进口,被迫接受这种不公平吗?”

“中国人应该有一块自己的玻璃。”

两年后,曹德旺引进资本、技术和人才,正式进驻汽车玻璃市场,从芬兰引进了最先进的生产设备,全国各地搜罗技术人才攻关,经历了无数次失败考验,终于研制出汽车专用玻璃,当年便就狂赚70万。

1987年,曹德旺联合11个股东集资627万元,成立了福耀玻璃有限公司。尔后,福耀不断引进新技术、新设备。到90年代初,中国市场上的日本玻璃已销声匿迹。

1993年,福耀玻璃在上海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成为同业第一家上市公司。

2016年,“别让曹德旺跑了”的声音在网络流传,与当初“别让李嘉诚跑了”的观点相似,对他们“跑路”的担忧都来自于他们在海外的投资项目。事件源于福耀玻璃在美国莫瑞恩投资6亿美元建设的汽车玻璃工厂正式竣工投产。

对于这笔投资,曹德旺20年前就开始了。曹德旺对中美之间的成本等方面进行了比较,其结论可以简单概括为,美国的成本比中国便宜。

最近几年每年曹德旺都捐10个亿。别人说他是中国首善,但他说只是有钱人捐了一点小钱。

125亿的身价能捐70亿,中国哪个企业家有这个魄力?

接班人计划

最近,一直让曹德旺焦虑的接班人计划终于得以落地。

6月25日,福耀玻璃发布公告称,福耀玻璃的全资子公司福耀香港拟收购关联方曹德旺儿子曹晖所控制的三锋控股持有的福建三锋集团100%股权,股权收购的交易总价为人民币2.24亿元。

曹德旺称,此次收购是为了其子曹晖接班福耀玻璃做准备。曹晖未来将接班出任福耀集团董事长,为了避免三锋集团与福耀今后有关联交易,说服曹晖将三锋集团并入福耀。

在“玻璃大王”曹德旺72岁这年,一直不愿继承家业的大儿子曹晖终于向父亲妥协。福耀玻璃这家市值641亿元的玻璃制造商终于确定了它的继承人。

在曹德旺看来,曹晖还年轻,作为二代闽商的他,将肩负着带领家族企业和公众企业双重性质的福耀集团走向未来的使命。

“留给子孙的,不应是财富,应是智慧。”这是福耀玻璃创始人曹德旺对于传承的经典名言。